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椰蓉挞 > >正文

[小小说] 雨伞事件

时间:2021-10-06 来源:皆兄弟也网
 

  两对恩爱伴侣,却因为一把小小的雨伞而引发误会重重,困在“围城”中的男女,又该如何平息这场——
  
  各怀心事
  
  农科所新分来个女研究生叫林芳菲。林芳菲个头高挑、皮肤白净、举止文雅,业务上也是一把好手,跑田间、下地头、搞监测、做研究,样样拿得起放得下。
  
  林芳菲的领导兼导师叫赵卓然,40岁刚出头,是水稻育种领域有名的专家。赵卓然帅气儒雅,又事业有成,深得农科所不少女性的倾慕。但赵卓然一身正气,从没传出过花边新闻。
  
  育种到了攻坚阶段,所里决定,由赵卓然实地指导工作,林芳菲作为他的助手,一同前往。
  
  育种基地在城郊的一大块专属的农田里,离农科所有八九里地。公交车本来就不多,最近的站台离基地有两里地。本来所里要给他们配专车的,但赵卓然说:“搞水稻就得像个农民的样子,谁见过农民坐着专车下田的?就坐公交车!”
  
  林芳菲庆幸有一个脚踏实地的领导和导师,坚决拥护赵卓然的决定。
  
  坐公交车本来是件小事,但有两个人却对此心存芥蒂。他们是林芳菲的男友陈健,赵卓然的夫人张新芳。他们都在盘算:有专车不用,非要挤公交。莫非是赵卓然和林芳菲想避开司机,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但他们都是有修养的体面人,有这个心思,却没有直愣愣地说出来,只是蜻蜓点水般向各自的爱人和恋人提醒一番。
  
  林芳菲和赵卓然是何等聪明的人,都告诫自己一定要注意细节,把握分寸,身正了影子就不会斜!
  
  左右为难
  
  这天,林芳菲和赵卓然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往公交站走去,准备回城里。夏天的天气就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两人走到半路,老天忽然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来。林芳菲是个仔细的人,知道这几天是雷阵雨天气,早上出门时带了雨伞,现在那把折叠小花伞就在包里呢。
  
  林芳菲准备把伞拿出来,当她看见旁边的赵卓然时,又打消了打伞的念头。这把伞要绥化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是撑起来,就是两人共撑一把小雨伞。这样的话,两人免不了摩肩接踵甚至勾肩搭背的。本来,陈健就话里话外提醒她要和赵卓然把握好分寸,要是共撑一把雨伞的事情被陈健看见或者听见,自己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想到这里,林芳菲把手从包里抽出来,冲赵卓然淡淡一笑说:“这讨厌的天气。”
  
  赵卓然也一笑说:“是啊,老天爷调皮着呢,早不下晚不下,我们走到半路上下,这不成心让我们淋雨吗?”又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说:“下次我们要接受教训了,外出带把伞,晴天遮阳,雨天挡雨。”
  
  林芳菲温顺地“嗯”了一声。
  
  其实,作为一个经常到田间地头的农学家,赵卓然比林芳菲更细致。他的包里也装着一把雨伞。赵卓然没有拿出来的原因,和林芳菲的想法完全一样:自己不可能独自打伞,善良而谦让的林芳菲也不可能独自打伞,而两人共打一把伞弄不好就会惹出麻烦。索性就让雨淋吧。
  
  两人在不大不小的雨里不紧不慢地走着,走到车站时,浑身淋了个半干半湿。好在公交车及时到了,他们上了公交车,很快各自回到家里。
  
  没想导火索还是点燃了!
  
  黑云压城
  
  赵卓然的夫人张新芳年过四十,青春不再。而赵卓然却正处在男人最好的年华,她不能不担心。她也知道,赵卓然不是轻浮的情种,但现在的女孩子太生猛火辣。赵卓然这样的男人有多少双眼睛在虎视眈眈啊!尤其对于林芳菲,张新芳更紧张。因为赵卓然不止一次在她面前说过,这个助手这也好那也好,似乎比“七仙女”还完美。张新芳见过林芳菲,自知即便自己年轻10岁,也比不上她,因此早就把林芳菲当成了小妖精、假想敌。
  
  赵卓然回到家后,张新芳看见他浑身湿了,心生疑窦:赵卓然不是带伞了吗?怎么会湿了衣服?不用说,肯定是那个小妖精没带伞,赵卓然和她共打一把伞呢。
  
  张新芳当即就翻肠倒胃地泛起了醋水,那副场景刺激着她——自己的老公和小妖精勾肩搭背地搂着黑龙江中亚癫痫医院,力邀北京天坛专家开启联合会诊活动,在雨里散步,老公一手撑伞,一手搂着小妖精的腰肢,把大半个身子露在雨中,保护着小妖精呢。
  
  张新芳抽抽噎噎地哭起来。赵卓然问她怎么了,张新芳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自己想象的场景控诉了一遍。赵卓然听后,又生气又委屈,他耐着性子说了当时的情况。张新芳根本不相信,说要打电话和小妖精对质。
  
  赵卓然哪肯,便声色俱厉地阻止了张新芳。为了让她相信,赵卓然甚至发了个毒誓:“如果我说的不是事实,出门被车撞死!”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张新芳不好再闹了,但心里的疙瘩根本没解开。
  
  林芳菲回家后,遭遇到和赵卓然一样的状况。陈健的思路和张新芳的思路如出一辙,他的眼前晃动着女友和赵卓然在雨伞下勾肩搭背的一幕。他忍住难受,道:“林芳菲,依我说啊,那赵卓然并不像你平时说的那么好。平日里,你都把他说成圣人了。”
  
  林芳菲知道陈健话里有话,有点恼怒地看着陈健:“陈健,有什么话就直说,别阴阳怪气的。”
  
  陈健说:“好,那我就一板一眼地说吧。今天你是带伞的吧,可为什么却被雨淋湿?只有一种可能,你和圣人赵卓然共打一把伞的时候,乐于奉献,把一方安全的天地让给他,把暴风骤雨留给自己呗!所以我说赵卓然不过如此,怜香惜玉是男人做的事情,应该是他护着你,你们阴阳倒挂了!”
  
  “住口!”林芳菲委屈的泪水在眼里打着圈,待稍稍平静后,把当时的情况说了。
  
  陈健听罢,阴阳怪气地说:“这多像那些肥皂剧中的情节啊。”
  
  林芳菲知道陈健还是没有相信她,又劝导说:“陈健,我自信你是爱我的。也请你自信,我是爱你的。”
  
  陈健不好再说什么,事情算是不了了之了。
  
  暴风骤雨
  
  这天,林芳菲和赵卓然从试验田回家,在前往站台的途中,老天爷又下起了暴雨。好在林芳菲和赵卓然都有所准备,他们各自拿出雨伞,各自撑开,一前一彻底治好癫痫可能吗后地行走在雨幕里。
  
  两人都不说话,或许他们都想到了上一次的雨伞事件,心里不是滋味。林芳菲盯着赵卓然宽厚的背影,想着他的优秀和正派,感到能和这样的男人漫步雨中,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赵卓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忍不住一回头,看到林芳菲正入神地看着他,他竟然像个大男孩般地红了脸,赶紧扭回头,加快了步伐。
  
  公交车来了,两人上了车,都选择远离对方,各自的座位差了好几排。他们各怀心事,沉默不语。正是因为心事重重,他们下车的时候都忘了带上雨伞。
  
  一场暴风骤雨等待着他们。
  
  林芳菲回到家里时,陈健已经做好了晚饭等着她,他接过林芳菲手里的包,发现里面瘪瘪的,没有雨伞,而林芳菲却没有淋湿衣服。
  
  陈健积压了很久的一坛子醋再次爆发,他冷冷地望着林芳菲说:“林芳菲,你有没有发现,当你和赵卓然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奇迹发生。你瞧,下那么大的雨,你又没带雨伞,身上却一滴雨水没沾。如果不是奇迹,那就是赵卓然把你揽在怀里,你小鸟依人地依偎着他。”
  
  林芳菲一愣,意识到雨伞丢了,连忙解释。陈健哪里肯相信,粗暴地说:“拜托你给个有技术含量的解释好不好?难道非要到了捉奸在床的那一步你才肯低头认错?”
  
  “住口!”林芳菲的声音也大了,“陈健,你不要无中生有,血口喷人,小鸡肚肠。我再告诉你一次,我和赵老师是清白的,你不要侮辱我,也不要侮辱他!”
  
  “呸!”陈健吼道,“到底是谁侮辱谁?你依偎在别的男人的怀里,我道出事实,还成了血口喷人,这个世道还有没有天理?林芳菲,我警告你,下次再有这样的情况,别怪我像个泼妇似的不给你们面子!”说罢,陈健把门一甩,走了,一夜未归。
  
  林芳菲的心碎了。
  
  第二天,林芳菲强打精神来到办公室,看见赵卓然的脸上有被抓挠的血痕,她忽然想起,赵卓然下车时手里也没有雨伞。毫无疑问,赵卓然回到家里经受了更大的暴风什么药能引起癫痫发作骤雨。
  
  林芳菲实在不明白,自己和赵卓然之间本来是干干净净的,他们为什么要在这中间塞上肮脏的东西?
  
  生死抉择
  
  林芳菲和赵卓然之间的关系微妙起来,这让他们难受。但工作还是要做下去。
  
  这天,林芳菲和赵卓然又来到试验田,默默地忙碌了一个上午。在基地胡乱地吃完中饭,他们赶回城里。老天爷看来要把这场戏演到底,又下雨了。
  
  林芳菲和赵卓然的包里自然都备着一把新雨伞,他们各自尴尬地取出雨伞,撑起来,一前一后地走着。
  
  走着走着,林芳菲无意间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人鬼鬼祟祟地跟着他们,还手忙脚乱地举着相机。她定睛一看,是陈健!
  
  陈健一直在跟踪着他们!
  
  泪水模糊了林芳菲的眼睛,屈辱笼罩着林芳菲的全身,她迈不动脚步。忽然,她又发现另外一个女人在不远处跟着,那女人是张新芳!张新芳也在跟踪着他们!
  
  赵卓然已经走出一大截,感觉到身后没了脚步声,扭头一看,看见满眼是泪的林芳菲,也看见跟踪的林健和张新芳。赵卓然的脸一下子涨红了,一遍遍恶狠狠地唠叨着“岂有此理”。
  
  “芳菲,快走吧。我们清者自清,不理他们!”赵卓然说。
  
  林芳菲盯着赵卓然,不做声,不挪步。
  
  “走啊,芳菲。站在这里算什么事呢?”赵卓然再次催促道。
  
  林芳菲忽然把雨伞甩开,站在风雨中,她大声地说:“赵卓然,你是否会想到,今天我们各自打着伞回去,他们会说我们发现了他们,故意做样子迷惑他们。我累了,我不想再纠缠下去。现在我把雨伞丢了,站在雨里。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你独自打着伞离开;第二,让我走进你的雨伞下,你一路保护着我。他们不是一直认为我们是这样的吗?我们就成全他们!”
  
  这真是一场生死抉择,赵卓然呆呆地看着林芳菲,不知如何选择……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