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灭质 > >正文

听说你过得不好

时间:2019-09-23 来源:皆兄弟也网
 

  接到开会的通知,扫了一眼地点,我就觉得有点郁闷,这个世界真的很小,往往做不想去的地方,总是逃脱不掉,我只能接受。只是默默祈祷,别让我看到不想见的人,怀揣着这样的心思,一上午情绪都不高,莫名的烦乱。

  下午一点半,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发,挤满了本就狭小的电梯。我挤在人群里,憋闷的难受。出了办公楼,迎面一阵冷冽的风吹来,嗖嗖的往脖子里钻。我赶紧带好帽子,裹了裹围巾,全身上下全副武装,同事笑着说:“有那么冷吗,你把自己裹得跟个球似的?”我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说:“恩,天气预报说今天降温,最低零下七度呢,真是要冻死人了”。“济南天气就这个样,一会冷一会热的,这么多年了,你还不?”同事接住我的话,的说到。想了想这几年在济南生病的次数都快赶上在老家的十倍了,我认同的点点头。单位离展销会的地点也就二十多分钟,下了车我下意识的钻到人群里,裹着长到膝盖的羽绒服,我突然发现其实要把自己藏起来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因为即使脚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我也没有一米七零的个头。深吸一口气,我突然由衷的感谢我英明神武的老爸老妈没有超过1。7m的身材基因。

  离酒店的旋转门还有1-2m远的时候,门口的礼仪小姐就笑着冲我们喊:“欢迎光临”,五星级酒店的服务就是不一般。我瞄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四位美女,清一色的红色裙装,可掬,肤色白净,可是我总在想一个问题,大冬天的穿这么少,不会冷吗?还记得第一次来这家酒店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疑问的表情,当时他看我的就像是看外星人,无药可救了。其实直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为什么人们总是对反其道而行之的东西有那么强的好奇心,并且美其名曰“品味”。

  我们开会的地点在17楼,穿过大堂去乘电梯的时候,我心里有点小纠结,开会的时候万一发生个地震什么的,跑都来不及,十七楼跳下去,我不就一命呜呼了吗?之所以会这么想,我知道在这家酒店,不久前在这里死了个大明星,虽然我不迷信,可我总觉得凡事小心为上,这个地方,阴气太重,那么大的腕儿都镇不住,我更没戏。不过看了看身边呜呜泱泱的人群,我又觉得或许是我想多了。

  两个半小时的会议,一个广东人在上面叽里呱啦了半天,行情分析什么的墨迹了好久,我也没听明白几句话,发给我们的本子让我闲着的时候画了小人,婷姑娘伸长了脖子小声的问我:“丹姐,你记得什么呀,回公司给我抄一下哈”我拿起本子朝他亮了亮,小姑娘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低头写了几笔,把她的本子递给我看,上面写着:“我猜,他脑门上绝对不超过十根头发。“我笑了笑,指指正襟危坐武汉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专业的经理,小姑娘立即噤声,装作很认真听讲的样子。

  事实上,我很佩服南方人的精明睿智,看起来猥琐的要死的男人,身后往往是几千万的身价,完全颠覆了我对人士的印象。比如眼前的这位,身高不足170CM,脑门上没几根毛,体重目测150斤,却是深圳某安防品牌的老总,身价千万。我很少见有老总亲自下来跑业务的,或许南方人习惯了凡事都亲力亲为吧。这让我想起来看过的温州一家人上的周万顺,生意无大小,身价无大小,能赚钱才是硬道理。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对台上那个叽里呱啦讲了那么久的小个子就多了几分敬意。往往越是相貌堂堂,外表光鲜的人,却是最普通不过的人。”人不可貌相“这是我老爸从小就教会我的道理。

  冗长沉闷的会议终于结束,我们和一众代理商请到楼下的宴会厅吃饭,同桌的都是自己公司的同事,这让我大大舒了一口气,想着待会大约不用多费口舌了。我们都饿了一下午,会议中间又没什么休息,菜一上桌,就都蠢蠢欲动了,服务员轻声慢语的介绍谁也没有理会。我低着头,没有说一句话,自顾自的吃饭,想着待会吃饱了,赶紧找机会开溜。同事一个劲儿的笑我是吃货,看见好吃的就走不动道了,东哥笑着说:”小朱,你头都快插到盘子里了,真那么饿啊,咱有点淑女形象成不?”我瞟了他一眼,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的说道:“我中午就喝了一份粥,快饿死了都”说这话的时候,我仍旧没有抬头,可是总觉得如芒在背。

  我说过的,世界很小,却没想到这么狗血的桥段就发生在我身上,老天爷,您老人家搞什么毛线啊,本宫是来吃饭的……给我们布菜的服务员,是我前任男友的“”。有那么一瞬间,我地底下有个缝,让我钻进去消失。这么说,好像我是两年前那个趾高气昂的,但是两年前的那个夏天,我是被抛弃的那一个,辛苦维系了三年多的,还有那个被我称之为前男友的男人在那个夏天统统归这个漂亮的服务员妹妹所有。我总觉得有点玄幻,总在怀疑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但是,往往不是言情小说,因为言情小说往往都是大团圆的结局,但是生活没办法给我一个大团圆的结局,这一切都只有一个原因,我是残疾人,他们是正常人。这在等量代换中,叫做条件不对等。于是就有了现在狗血的一幕,看着她170cm的个头,我总在想他俩在一起的时候,她大约是不用穿高跟鞋的,要不女高男低,会不和谐的。不过话说回来,他那么变态的审美观,倒也还是有可能的,因为于他而言,女人只有两种,带的出去和带不出去,很显然,服务员属于前者,而我属于后者。请原谅我叫人习惯,工作场合,一律称呼职位。我有足够的尊重服务人员。两个人都在同一家酒店工作过,也算是“夫武汉羊羔疯哪家医院效果好唱妇随”吧。这种和谐的,让我觉得,我出门踩了狗屎。

  她一直站在我的对面,居高临下的气势让我觉得有些不舒服,人家站着我坐着,不战而输啊。我正考虑要不要去趟洗手间的时候,她却突然冲我笑了笑说道:“丹姐,你在这儿吃饭啊。”她高兴的样子让我想到久别重逢的,就差没滴出几滴来配合场景。“恩,跟着公司来的。”我有点讪讪的说道,怎么感觉自己都像个妒妇。为了摆脱这个尴尬的氛围,我站起身来去了卫生间。五星级酒店就是好,连卫生间都放着擦手的一次性毛巾,偌大的镜子里映着一张脸,目光茫然无措,额前的刘海几乎把半张脸都盖了起来,为了不影响视线,不得不被拨拉到一边。整张脸只有鼻子和下巴还露在外面,看上去小了不少。我希望自己变得和尘埃一样不起眼,所有的人都忘了我曾经存在过,我总有一个声音在呐喊,不要回头,永远不要回头,因为回头看到只有来时那些斑驳的疼,只会让自己更加苦涩。我定了定神,让自己笑了起来,准备迎接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有的时候,该来的总会来,我不能永远都躲着,面对刀剑的时候,畏缩只会让自己显得更狼狈,还不如迎难而上,至少死的没有那么难看。这样想着,我就觉得自己勇敢了好多。

  “丹姐,你还好吗?”她靠近我说的第一句话,让我觉得有些发懵,如果不是这样尴尬的关系,我想我会很的,因为在这个城市,很少有人这么问我。“我很好啊,上班下班,吃饭挣钱”我平静的说道,努力使自己的语调听起来很真诚。她似乎很局促,我瞅了瞅她说:“上班,不怕你们领导罚钱吗?”她看了看我,没有说话,我转身要走的时候,她却突然拽住了我,小声的说道:“丹姐,你能不能别再恨“”了,他现在过得很不好。我知道你是误会了,我跟哥哥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他心里一直都只过你,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我定定的听完她的这些话,茫然的看着这个曾经让我恨之入骨的子,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王红,23岁,老家威海,在威海读书,两年前在网上认识了我的前任男友,毕业来到济南投奔她的“哥哥”。这是我对她所有的认知,我看着这个高我一头的女惶恐的样子,想起五年前,在学校协会的元旦晚会上,拿着一大把气球冲我喊:“小猪,看,这是我给你抢的,你喜欢的气球。”的男孩子。他总是有这样的能力,会让你感动到以为这就是的模样,以为会这样一直下去,到地老天荒。一如我和王红。可惜,他的地老天荒不是唯一的。

  我转过身来,面对着王红,第一次没有躲避她的目光。我说:“我告诉你三件事,第一,他过得好不好,现在和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我们已经分开很久了,从分开的那天起,他的好坏对我就再也没有什么特武汉癫痫病的治疗医院哪里殊的意义。不需要来告诉我,我不是圣母玛利亚,要拯救所有过得不好的男人。过得好与不好,看你们自己的造化。第二,我恨不恨他,是我的问题。我不会对对不起我的男人表露同情,因为那是他活该,做错了事情,亏欠了别人,就活该被人恨,活该过不好。明明自己做错了事情,还假惺惺的做戏说放不下来博得同情请求别人原谅,那叫不要脸。第三,是他自己提的,这个你回去问他。现在他对我而言,就是路人甲,你说我犯得上费心巴拉的去恨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吗?别现在跑来告诉我他还放不下我,如果真的放不下,你让他想想把我打倒在地,口口声声说‘恨我’的时候,他又是怎么想的?!”一口气说完,我下意思的扶住了洗手池旁边的流理台,以确保我不会被她再一次一把推倒。看着自己的动作,我不禁暗暗懊恼,朱丹阳,看你那点儿出息,不就是被她推倒过一次嘛……我看着王红十分精彩的面部表情,闪身从她面前走过,回到座位上坐好。席间很热闹,大家谁也没有注意到,我跟服务员小姐的异样。

  是的,我躲了很久,刻意的不提起,刻意的洒脱,刻意的,那个回不去的过去,那个我曾经捧在手心里男人,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是有因果报应的,如果你过别人,那么就一定会有人会伤害你。我想起曾经我任性妄为,自私自负,他却一直在我身边,我想起念书的时候,为了他的喜欢我固执的在该好好读书的年纪摆地摊,做兼职,卖手机卡拼命赚钱。因为他说过,我们要永远在一起,要赚很多很多钱,去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地方,要永远相偎相依。他总是笑着和我说,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我记得,他和我说这话的时候我也是他的“妹妹”,那时候人前,他也总是叫我“妹妹”的。那个时候,我们谁也不知道,永远等于三年。我们谁也不知道,他会有很多个“妹妹”。即使经历过爱,经历过别离,我依然没能学会如何留住一个变了心的男人。

  我还记得分手那天阳光很好,陪我去街边的小吃店,点了一盘土豆丝,我吃了很久。却怎么也没当着姐姐的面说我舍不得他。我躲在房东那个简陋的卫生间,哭的不能自抑,害怕姐姐看出端倪,我在卫生间理了好半天凌乱的头发,洗了把脸,对自己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告诉自己我要记得自己的样子,记得自己悲恸的样子。因为从那天以后,我再也不能用那样的表情来面对未来,残疾没有把我打倒,死亡没有把我打倒,伤害没有把我打倒,生活没有把我打倒,那么就不可能把我打倒。我的年少轻狂在那一刻全部结束。于是平静的回来,吃饭,睡觉,上班,赚钱给我家帅老头买酒喝。

  我还在那条街上住,那个地方靠近车站,有热闹的小夜市,这样下班晚了不用走很长的胡同武汉治疗癫痫病哪里好,我不会害怕。街上的阿姨大娘们不在追着我问他为什么不来了,我的日子也过得越来越坦然。说实话,我真的试着大度过,试着原谅他偶尔才有的错误,试着不恨他。可是我真的觉得那样很困难,我不是个会原谅别人的人。因为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原谅自己。我固执的呆在那个地方,不为赌气,不为,不为报复,只是我老爸说过,从哪里跌倒了,哪里爬起来,才是英雄。我不是英雄,我是女汉子。不能让关心我的人担心,不能忘了除了爱情,还有生活。自那之后,牧牧说我变了,不像原来的朱丹阳了,我不知道原来的朱丹阳是什么样子,只知道现在,很多人都说我长大了,不再那么偏执,会学着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不再那么任性了。任不任性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从那天起,我变得独立无所畏惧,生活给了我无尽的黑暗,我点了无数支蜡烛,给生活照亮光明。

  我一直以为,你过得不好,我会很高兴。因为你曾经用最不堪的方式嘲笑了我的。可是,听说你过得不好我还是觉得了。我以为你那么坚决倔强的总是会幸福的啊。可是,从别人的嘴里听到的却是说你过得不好。有的时候我觉得老天终于开眼了,你活该如此。可是,还没来及高兴,我就了。往年旧时,你曾经是我捧在手心里的人,如今是怎么了?!我有的时候很羡慕这个现在叫你“哥哥”的女孩子,因为她有着我没有,可以为了爱孤注一掷,而我却再也无法你了。我试过很多次,试着放下那些伤害,给彼此一个重来的机会,可是每一次,我都觉得,你打我的那三巴掌就刻在我的脸上,永远都抹不去。姐姐说的是对的,既然会分开,就代表我们之间并不合适。我承认我是恨你的,我也以为自己会永远恨你,并且把这么深的恨意带到坟墓里,让你生死都不得安。可是后来,渐渐就没有那么恨了,渐渐的知道,我要为了人民币,为了生存,为了家人而努力加油。于是慢慢知道,爱情里也需要条件对等的,你和我不一样,所以,早晚会分开。于是,在我重回济南的那天你就成了路人甲,也或许是那个再也不会联系,不能提起的老。听说你过得不好,我就安心了,那至少证明你曾经是真的爱过我。听说你过得不好,我也很难过,因为你总是在犯同样的错误,得不到就是最好的,你却忘了,眼前的才是最珍贵的。

  我爱过你,掏心掏肺,所以面对背叛才会恨你入骨。我恨过你,才知道时间是最好的,能教会我们什么是最好的选择。 那么,我们才真的没有辜负时光给过的惨痛教训。祁上上,跨年夜那天牧牧跟我说,放过别人才能解脱自己,我很好,你不用再愧疚了,我们结的梁子,解了吧。老朋友,你走好,我不送,的下一站,你有你的繁花似锦,我有我的岁岁平安,我们,两不相欠了。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